20171124

失眠

我的強迫症大概是20歲被確診, 經歷了一段近一個月的完全失眠, 我就知道強迫症這三個字, 當時是由許正典醫師確診。
關於失眠的起因, 主要是一次在大學宿舍裡被鬼壓床, 科學的說法是睡眠麻痺, 有一天我起床時, 可以感覺得到四周, 甚至聽得到四周人的聲音,但要起身卻完全動不了, 大概過了一兩分鐘後昏沉沉的覺醒過程, 才慢慢醒來。 那時的我對這一種現象相當害怕, 怕再一次經歷這個症狀, 我開始不敢睡覺。 可是不敢睡覺中就是不行的, 身體變得相當虛弱, 那整天呈現一種緊張的狀態, 演進成相當嚴重的自律神經失調, 身體各個地方的肌肉會不自主的跳動。
除此之外, 由於學過心理學, 得知精神分裂的正向症狀就是幻聽, 幻視, 會因此相他害怕自己聽到 不存在的聲音, 不停檢視自己耳朵聽到的聲音就進從哪裡來, 最後連細微的時鐘指針的聲音, 電腦硬碟轉的聲音, 都聽得清清楚楚, 注意力的仍無法從耳朵移開, 我只害怕症狀的發生, 不停想排除自己沒有這個症狀的證明, 自然是無法睡著了, 直到現在我才了解,這強烈的不安感其實源自於怕自己會發瘋, 再加上與我同住宿舍的一位同學, 他患有躁鬱症, 當他發病時, 不停地用拳頭擊牆壁擊到 拳頭 流血, 跑到街上去買了數十雙鞋子, 最後目睹了 一護人員 將他打麻醉針, 綁到椅子上送到精神病院, 所以當我開始失眠時, 我擔心自己會不會像他一樣的瘋掉。
為了解決這一種心理問題, 我幾乎在學校附近的政大書城翻遍所有心理科學方面的書籍, 學會了各種心理理論, 他對我的症狀仍然無效, 心理每天都有種走在黑暗的感覺, 做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
我先去學校做心理諮商, 心理諮商中, 我被扣迫回答了許多問題, 並學會了放鬆的方法。
這時候我開始每個月都會回高雄, 尋求家人的慰藉, 我母親常跟我說, 紅每次都說沒有睡著, 事實上往往是打呼一整晚。
我開始書寫筆記,在筆記中我不斷的鼓勵自己, 可見到我當時的求生意志。
有一次許正典醫師跟我講, 你的頭腦壞了, 永遠都不會好了, 他是要讓我了解到, 強迫症會跟著你一輩子, 然後他給我看他就手, 有一節手指被切斷, 他說每個人都有一輩子不能好的病。
又有一次他跟我說, 我這麼怕瘋掉, 有見過真正的精神病患嗎? 當時許醫師在台北市立療養院服務, 他說找機會帶我去市立療養院看看真正的精神病患, 其實真正的精神病患 並不可怕,最後我沒有去市立療養院, 但當時他的態度讓我 開始 思考我對精神病患的態度與觀念是否正確?
會一直怕吃安眠藥, 其實是心裡擔心 安眠藥上癮, 也沒有吃過任何抗焦慮劑, 其實說我不需要吃藥, 因為我想要好好的願望很強, 許醫師跟我說, 我是他少數幾個不需要吃藥就能好的病患, 並說我已經好了, 以後不用去看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