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7

科舉、黃巢、公職

《不第後賦菊》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
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這是黃巢應科舉考試不第時,所寫下的詩,
之後黃巢組織農民對政府展開大反動,
撼動了整個大唐。

許多學者研究,若黃巢考上科舉,
或許歷史就不一樣了。

公職無論在什麼時代,
似乎都是地位崇高,且福利很好的工作,
同時也是統治者酬庸有功人員的工具。

一個朝代的開始,
政權剛建立,
政治不穩定下,
官位倒是比人多,
且官位的福利也不好,
等政權穩定後,僧多粥少,
就像現在公職越來越少。

老實說,當我知道自已考取公職時,
先是一陣驚喜,但隨之而來的是突然心裡變空了,
遠至南投在受基礎訓練時,許多同學早已安排下一次考試,
去取得高考資格免除特考的約束,
或著期向薪水更好的缺前進,像是司法官等等,
而我卻覺得夠了,不必了。
我不想一生當中都為了考試而活。

不過腦中不斷的浮起一個想法,
當我未考取時,我現在會作什麼呢?